申请公益基金

“耳再造救助计划”公益基金援助

  • 姓 名  
  • 电 话  
  • 孙女士 186****5894 已援助 五千元

  • 任先生 158****5256 已援助 一万元

  • 张先生 150****4792 已援助 三万元

从"耳"开始,做一朵向阳的生长的太阳花

来源:丽都小编

发布于:2019-09-23

    以下为宝妈自述,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部分细节进行处理。
  孩子四个月大的时候,我们就抱着她去了南昌求医,后来医生说孩子太小先不用这么着急,先把孩子带好再说。等到孩子四岁的时候,我们做家长的实在是按耐不住了,陆陆续续带她跑了多家医院,可是了解下来的手术方式都是要取孩子自体的肋软骨。
  虽然也有人说取肋软骨没什么,但毕竟影响了人体的正常骨架结构,我们也怕给孩子身体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们人体是一个非常精密的结构,每一块骨头和每一个器官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拆东墙补西墙的这种方式,我们一时半会还是接受不了,更何况伤筋动骨一百天,而且孩子还这么小,我们怕她太遭罪。最主要是担心肋软骨取掉以后,时间一长会对孩子身体有影响,就像房子一样,地基一旦有所松动,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怕哪天房子会塌陷。其次就是小闺女,要在她胸口留下八厘米左右长的伤疤,我们也不愿意。
  从那以后,我们就给孩子留长了头发,平时除非在家里,其他情况下都不给她扎头发的,不管是多么炎热的大夏天,我们家闺女始终是批散着头发的。时间一年一年过去,转眼间孩子耳畸形十年了,其实我们做家长的内心还是很焦急的,一方面我们也在了解除肋软之外的其他技术,另一方面又心存侥幸心理,闺女长头发能把耳朵遮住,只要不把头发扎起来,耳畸形的秘密就可以一直被保护下去。
  这十年来闺女一直表现得挺天真活泼的,在我们看来她可能并没有因为耳畸形而受到多大的影响,有时候看到我们因为她耳朵自责时,她还会反过来安慰我们。后来我们也就渐渐淡然了,也就没把这件事情看得那么的重要,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只要风一吹,头发飘起来的时候,女儿就会立马捂住耳朵,也从不让人轻易的去触碰她的头发……
  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孩子其实并不是不在意、不在乎,只是为了安抚我们家长,不让我们家长担心,才故意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多多少还是受到了极大影响和伤害。孩子日渐长大要经历人生的各个阶段,不能因为耳畸形而让孩子错过她本该美好而完整的人生。
  后来我们了解到北京丽都耳部整形中心可以使用生物材料得到耳畸形矫正,总算是不用取肋软骨,也不会留疤痕,我们也害怕以后可能会有后遗症,毕竟孩子还有很长的人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就这样我们就在丽都耳部整形中心做了耳畸形矫正手术,再后来开了包,我们全家虽然没有欢呼雀跃、手舞足蹈,但都喜形于色、眉开眼笑。孩子终于有了一双正常的耳朵,我们一家如释重负、轻松无比。孩子从小喜欢画画,特地画了一幅画送给安波大夫,感谢他让我们以后的生活从此像向阳花那样朝气蓬勃、充满着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