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公益基金

“耳再造救助计划”公益基金援助

  • 姓 名  
  • 电 话  
  • 孙女士 186****5894 已援助 五千元

  • 任先生 158****5256 已援助 一万元

  • 张先生 150****4792 已援助 三万元

从小耳畸形到入职互联网巨头公司,他都经历了什么

来源:丽都小编

发布于:2019-08-15

  从小耳畸形到入职互联网巨头公司,他都经历了什么
  小王,22岁,大四学生,先天性小耳畸形,耳再造手术术后一年。
  我从小时候开始,头发就比别的孩子留的要长,就算是38度的夏天都是头发遮过耳朵,一直到念大学。
  日常生活我表现的无所谓,但其实我还是有想法的,虽然不怕人家知道我的耳朵不一样,但是我不喜欢人家看见我的耳朵就问,所以我还是留了长头发。
  小时候的时候家里条件很差,听都没听过耳朵还可以整形,更别说筹钱在适应年龄去做手术。村里的人都说闲话,在看见我之后,都认为“是我妈在怀孕的时候动了什么家里的东西犯了禁忌”。
  村里人偶尔会在我的耳朵上嘴碎,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的耳朵是正常的就好了,不过村里的叔伯长辈们都对我很好,有时候家里煮了什么好吃的肉,也会给我家送上一碗。
小耳畸形
  读书的时候因为我的头发有点长,同学们有时候会在背后偷偷说我是“娘娘腔”,有的同学不爱跟我玩,但我还是有几个好哥们。
  高中的时候,家里的条件渐渐的好了起来,当时爸妈就准备带我去手术,但是不想影响我的学业,所以就暂时没做,到大学,老师、室友、同学、女朋友都知道我的耳朵,他们也没有嘲笑过我,大学生活是我人生中过得最开心的时间。
  经过多年的纠结和医生比较,为了我大学毕业后找工作能顺利一点,大三我去做了手术。
  我剪掉了遮挡耳朵的头发,剪得时候我内心毫无波动,剪完回家的路上我哼着汪峰唱的《我要飞得更高》一路到家,这一路让我走的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我是不在意的,可能只是多年的教育和父母的关爱让我把这些都压在了心底。
  夜深人静,我会辗转难眠,在意他们说我是娘娘腔,在意他们谈我的耳朵,父母这一辈子很辛苦,这一辈子走来不容易,我怕因为陌生人一句话使我流露出软弱,而让父母感到失望与不开心。
  做了手术过后,我能看出来我的父母也是放下了心底的大石头,他们的笑比之前更轻松了,或许他们一直在为给我一个这样的耳朵而自责。
  2019年6月我就要毕业了,已经收到我心仪已久的公司的offer,完整的耳朵给我的大学生活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关注我,更多小耳畸形真实故事分享,感受小耳畸形家庭的正能量。